生死狀

日前本報頭版報道, 衞生署要求市民及員工注射豬流感預防疫苗前,先簽署一份類似生死狀的同意書。此舉引起市民憂慮:「以往打流感疫苗不用簽名,是否豬流感疫苗比一般流感疫苗危險?」
簽署同意書,是社會趨向成熟的必然結果。數十年前,醫生高高在上,決定一切。昨天一個年老病人來看我,肚皮有疤痕,我問動過甚麼手術,病人回答:「四十年前腹痛入院,醫生說是急症,開了刀,但切甚麼沒說清楚。醫生真好啊!救了我一命。」
現今醫生和病人變得平等,病人求診,很多時醫生講解有哪些治療方法,然後讓病人選擇。病人若拿不定主意,可另找醫生問意見,綜合各個觀點才決定。
政府要大規模為市民注射新疫苗,同意書似乎不可免。試想想,政府沒有能力安排每個市民打針前見醫生,打針後若出現嚴重副作用,責任誰屬?總不能要護士或注射員背黑鍋。簽同意書有強烈信息:請你想清楚,因後果自負。
我問三叔和三嬸打不打新疫苗,三叔對三嬸說:「你打吧!我不打了。萬一打針後我全身癱瘓,誰來照顧你呢?」三嬸聽罷,感動得差點落淚。
但我了解三叔,他只是怕痛。

11/12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懷石料理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代為照顧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