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生俱來的特質

兩星期前編輯對我說:「《名采》改版,可否寫長一點?」
我頓感為難。寫短文是我的愛好,出版了的書大部份是短文結集,唯一的長篇小說《浪花在微笑》,很可能是全世界最短的長篇小說。我喜歡做容易的事情,短比長容易寫。
編輯見我遲疑,又說:「改版後,你會和蔡瀾先生輪流寫一欄。」
嘩!
蔡瀾大爺是我的偶像作家,記得念醫學院時,我被密麻麻的測驗考試壓得差不多斷氣,是他的風趣散文集,讓我苦中作樂,度過難關。此刻能跟他合寫一欄,是光榮,我連忙答應。
晚飯後和三叔三嬸閒聊,我又開始擔心。我說:「篇幅長了,必須有豐富的內容支撐;如果論點重重複複,悶壞讀者之餘,很快會被炒魷。好不好明天請求編輯維持原狀?」
「怎可以未嘗試便放棄呢?」三叔道:「你就當作挑戰自己吧!」
我嘀咕:「生活好好的,為何要挑戰自己?」
三嬸聽不到我的話,卻循循善誘地教導:「寫長文沒有甚麼可怕;一個主題,多加些枝節,便湊成一篇完整的文章。」三嬸退休前是老師。
「但我平日寫作的內容,已是枝節。」我直說。
「話雖如此,」三叔溫和地道:「樂民,你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特質,能把枝節鋪寫成吸引讀者的長文。」
「那是甚麼特質?你能說得清楚一點嗎?」我喜問。
三叔懶洋洋地道:「你最擅長『節外生枝』。」

04/06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易地而處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的祖父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