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游泳老師

小學二年級的暑假,三叔要我學游泳,我問學來做甚麼,他答道:「就算不喜歡游泳,也必須學會,那是基本求生技能。」
我們住在荃灣,星期天三叔不用上班,便帶我去十一咪半的海灘練習,我很快便學懂面朝下的閉氣浮水,卻不會游,一連三個星期,沒多大進展。
三叔想出一個辦法,他牽着我們養的小黃犬 Mimi,和我走到三疊潭。三叔說:「狗仔式最容易學。」說完即把 Mimi拋進潭中。 Mimi從未游泳,卻成功以本能游回岸上,還吠了數聲,似在投訴。
送了 Mimi回家,我們再去海灘。三叔下令:「把剛才從 Mimi身上領略到的,施展出來就是了。」
我對三叔絕對服從。我走進海裏,撥了兩下,然後返回岸上,向三叔吠了數聲。三叔哭笑不得。
接着的星期天,母親買了兩隻田雞回來。田雞屬蛙類,三叔注滿一大盆水,叫我觀察田雞的泳姿。
我有所發現,原來游泳不用拚命,最重要是手腳協調,我依樣趴在地上伸縮四肢,果然可以前進。我興奮地跳起來,告訴三叔:「我懂得在陸地上游泳了!」不知何故,三叔只是搖頭嘆息。
暑期最後的一個星期天,三叔約我上午去海灘,我要求延至下午。
「為甚麼?」三叔問。
「早上有事情要做。」我說。
「甚麼事情?」
「我想先去公園捕幾隻蝴蝶,然後放進水裏;我打算學蝶式。」我自以為很聰明。
三叔合十道:「罪過,罪過。」

26/11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不敢投訴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疑 惑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