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 品

常有朋友誤會,以為專欄作者必定是食家。
作者較一般人擅於以文字描述事物,但懂得運用文字的人,不一定懂得吃。
小時候,經濟狀況不好,沒有錢買玩具,沒有錢旅遊,但母親盡力給兒女溫飽,食物從不短缺。
雖然糧食充足,我對吃的要求甚低,因此很瘦。
我寧願玩耍,也不願意吃飯。吃是責任,多於享受。偶然在街上玩到忘記時間,傍晚家人四出尋找我回家吃飯;父親終於在乒乓桌旁發現我,即場大罵,我加倍肯定吃是一件工作,像做功課,如果欠交會被責罰。
念中五時,幻想當警察,看看入職條件,高度剛好及格,體重卻比最低要求還要輕五公斤。增肥很困難,唯有繼續讀書。
「總有一些食物你喜歡吧?」朋友問。
確是有的。我喜歡吃冰凍的甜品,凍西米露、雜果沙律、西瓜涼粉、凍豆腐花、楊枝甘露等等。
口味是極端的。熱的甜品,完全不吸引我。我甚至認為,把甜品弄熱,是暴殄天物。
上星期去一個舊同學家裏吃晚餐,我帶同 Haagen-Dazs雪糕火鍋作甜品。那是我們第一次吃雪糕火鍋,先以小蠟燭把巧克力醬煮熔,然後用長叉將雪糕球蘸進去,拿出來,等一會兒,讓雪糕的低溫把巧克力醬凝固成脆殼。
我咬了一口,大讚:「效果極佳,像脆皮雪條。」
一個任職醫管局高層、重視成本效益的朋友說:「與其花那麼多工夫,何不直接買脆皮雪條?」

01/01/2012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脆 弱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甜 品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