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 謝

人生有不同階段,到了這個年紀,是就說是,毋須顧慮太多;所以接着要說的,全是真誠的想法,不加修飾。
在本報寫了差不多十九年,我心存感激,編輯給予我無限的自由,讓我暢所欲言,當許多人為政治罵得面紅耳熱時,我可以談談上帝是否超越邏輯、三叔做夢時打傷三嬸、康仔說郵票應該印上通緝犯等等。
有人批評本報的新聞偏頗,有人稱讚它敢言;我欣賞的,是報館的堅持,儘管外在壓力愈來愈大。能夠為本報從創刊寫到現在,是福氣。
半個月前知道〈名采〉會在五月改版,本欄將要停止,我確是有點失落,但不到半天便復元了。寫作是我的興趣之一,還有二、三、四沒有時間發展;不寫專欄,成為一個機會,讓我探究另一天地。
一個多星期前寫了一篇告別文章,想不到讀者的反應,比我的還要大,謝謝大家的支持,但請留意,是我被開除,不是你們啊。編輯見狀,收回決定,建議我繼續寫下去。
哎呀!我已完成所有「心靈創傷」治療,你忽然說取消創傷,實在適應不來。我於是反建議:「每星期只寫兩篇,因為我想抽點時間學吹色士風。」
就這樣決定了。
把此事告訴三叔,他高興地說:「去吃潮州凍蟹作晚餐。」
潮州凍蟹很昂貴,我即問:「誰作東?」
「還用問嗎?」三叔笑道。
想起近年流行的俗語:「出得來行,預咗要還。」

30/04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康 仔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問 路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