賠 償

周末,吃過晚飯,上母親的家。母親在睡房,我見客廳的小茶几放着一個蘋果,剛洗淨的,便隨手拿來吃,爽甜多汁。
母親走出來,但見她的右肘貼上膠布,我問發生了甚麼意外。
「黃昏外出買東西,」母親說:「我已過了馬路,交通燈的綠公仔閃動,一個菲籍女傭從後衝上來,把我撞倒,右肘就受傷了。」
我為母親檢查,皮膚傷口頗大,幸好不深。我拿着消毒藥水,教她清洗傷口的正確方法,母親笑道:「小時候,是我教你洗傷口的。」
「有沒有記下菲傭的姓名和電話?」我問。
「記來做甚麼?」母親反問。
「若有嚴重併發症,可作民事索償。」
「她離鄉別井謀生,」母親搖搖頭道:「家境一定不好。我怎好意思向人家索償?」
「有沒有罵她?」我又問。
「她看見我受傷,不停地道歉;既然已知錯,責罵她並沒有額外好處。」
「你受了傷,她有安慰你嗎?」
母親想了想,道:「她十分慌張,臉色也變得蒼白;她沒有安慰我,但我有安慰她。」
母親的品性,好到難以置信。
「樂民,」母親續說:「懂得寬恕,才會快樂。」
「她弄傷了你,毋須賠償,她是走運了。」我還是憤憤不平。
「她也有賠償呀!」
「賠甚麼?」我問。
「臨走時,她硬要給我一個又紅又大的蘋果,我拿了回來,正想吃,但被你吃了。」母親假裝憤憤不平。

23/05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有用的禮物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不明所以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