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旺市

我和三個大學舊同學,都是天主教徒,久不久便來一次晚飯聚會,談談宗教問題。
上次的聚會中,一個男同學憂心地問:「一邊吃東西,一邊講耶穌,是否不敬?」他問的時候,正咬着一條鹽焗雞腿。
「耶穌也是在最後晚餐中建立聖體聖事;」我安慰他道:「我們連吃飯也記掛着耶穌,算是很好吧。」
這次,我們相約在星期五中環見面,餐廳卻沒有落實。聚會前一天,我以短訊問大家:「我有一個病人,他說蘭桂坊有家西餐廳的牛柳甚出色,去試試好嗎?」
一個女同學即問:「病人是否可靠?」她對食物十分講究。
「可靠的,他幾乎天天都去那家餐廳。」我答道。
「竟然如此吸引?」她出奇地問。
「病人是餐廳的老闆。」
再沒有其他意見了,我便打電話去訂七時半的檯,職員卻說:「九時半後才有位。」
早一天訂位也不成功,真是大旺市!我一直以為很少人會在中環吃晚餐,原來我錯了,遂進行B計劃,致電Jimmy's Kitchen,同樣滿座。
我不屈不撓,用短訊通知各人,啟動C計劃,並把地址傳給他們。
「是甚麼餐廳?」那個愛吃的女同學問。
「你們按地址尋找便是了,保證大家開心。」我答道。
星期五晚上,他們準時到達,我豪氣地說:「任吃任喝,我作東!開心嗎?」
大家應該開心啊!因為這是「大快活」。

30/05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賠 償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遲到一分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