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 報

在愛爾蘭護老院居住的神父生日,今年九十一歲。我計算了時差,他應該剛吃完下午茶,我便打電話給他。
「生日快樂!」我說。
「謝謝。」神父認出了我的聲音。
「今天過得怎樣?」
「十分快樂!」神父笑道:「有個比你大數年的學生,從美國來探望我。我正和他閒聊。」
神父有客人,我簡短地談了幾句便掛線。
我很羨慕老師們,只要用心教學,學生必然欣賞,並銘記於心。如果我能活到九十一歲,我很大機會也是住在護老院,但我的舊病人會來看我嗎?機會渺茫吧。
次天上班,最後一個病人由媽媽陪同,診症後,他的媽媽送我一個大蛋糕。
「為甚麼那麼客氣?」我問。上次她的兒子來求診,已是兩年多前。
「謝謝你當年教訓他,不要把精力全花在搞課外活動,應分配好時間。他今年考進了醫學院。」
我想起來了。他是個聰明的孩子,但課外活動太多,上次來看病時,我跟他分享讀書的心得。
我笑納了大蛋糕,並嚇唬他:「考進醫學院固然好,但也有人不能畢業。必須用功啊!」
他的媽媽大力點頭。
期望六年後,他們會再送我一個大蛋糕。

11/09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尋常百姓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圓月下的思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