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被麻醉了

我是醫生,若有小毛病總是自己處理。這次照大腸,先見外科醫生,再看麻醉科醫生,原來被醫生照料的感覺也不錯。
護士給我手術同意書,我揮筆簽名,護士喝止。
「甚麼問題?」我問。
「你是病人,不能簽『醫生』那一欄。」她笑道。
照大腸是在監察麻醉下進行,醫生經靜脈注射麻醉藥,令我入睡,鎮靜程度比全身麻醉輕,能自然呼吸,不需靠呼吸機。
一失去知覺,好像便立刻醒來,並聽到外科醫生說:「區樂民,很好,沒事。」
按常理,手術後我說的第一句話,應該十分重要。我說:「醫生,記得收費,不要客氣。」我對自己又了解多一些,我是個害怕欠人情的人。
自覺完全清醒了,問護士可否下床,護士和藹地道:「多休息一會兒吧。」
我開始思考,一個人怎樣才能確定自己是否清醒呢?醉酒的人,也會以為沒有醉。
我以心算做「一百連續減七」,那是念精神科時學的。一百,九十三,八十六,七十九………十七,十,三。噢!我真的未清醒,因為一百連續減七,最後應該剩二,不是三。過了十五分鐘,再算,這次算對了。
「護士,我已清醒。」我宣布。
護士在和煦的陽光中,慢慢走過來,先量度脈搏和血壓,再看看手表;一連串的動作,極優雅,我由衷地稱讚:「你像天使般好看。」
護士瞪了我一眼,道:「還未清醒,不得下床。」 

30/01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好心也要謹慎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適可而止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