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憐的小狗

星期天,和一個朋友到西貢遠足,我們走到一塊草地,朋友忽然指着前方說:「那是一隻可憐的小狗。」
但見一隻長毛小狗,正跟女主人玩得很開心。我頗疑惑,朋友道:「她是我的鄰居。」
原來朋友住的私人屋苑不容許養狗,那個女主人每天遛狗,都是把小狗放進手提行李袋,閃閃縮縮有如運毒,走到屋苑以外的範圍。
小狗的吠聲不大,但在家裏偶然還是會吠的。女主人一聽見,生怕被鄰居發現舉報,便立刻責罵小狗。很多時候,女主人的聲音,比小狗發出的更刺耳。
有一次,我的朋友對這個女人說:「其實同一層的住戶都知道你養了狗,狗吠很正常,請你別罵牠。我們不向管理處投訴便是了。」朋友沒有養狗,但也是個愛狗之人。
「同一層的鄰居不舉報,樓上樓下的仍有可能舉報。」女人搖搖頭道。
朋友思考應否發起簽名運動,保證不舉報。
「那隻小狗長期遭受無理責罵,」朋友問我:「會否患上精神病呢?」
陽光中,女人擲出皮球,小狗跑去把皮球銜回來,女人稱讚牠,牠汪汪叫了兩聲,女人抱起小狗親吻。
「小狗的樣子挺健康,」我樂觀地說:「不似患了精神病。女主人在戶外熱情快樂,在家中嚴厲兇惡,小狗或許會覺得,有病的是女主人,需要多陪她玩耍。」

10/09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努 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宜蘭風味料理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