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 枉

一個大學生因嚴重痤瘡來看我,我給他的藥物,有機會影響肝臟,我着他別喝酒,並須定期驗血。這天他和媽媽一起來覆診,報告顯示肝酵素微微偏高,我問:「近期有喝酒嗎?」
「沒有。」他答道。
「你一定是偷偷喝了酒!」他的媽媽說。
「沒有呀!」他一臉委屈。
「醫生,」他的媽媽說:「你別信他。雖然我沒看見,但他應該是偷偷喝了酒。」
「不是呀!」病人高叫,差點流出眼淚。
我選擇相信病人。
我念小學時,有一天,三姊的項鏈不見了,大家遍尋不獲;不知何故,其他姊姊懷疑是我偷去變賣,用來買零食或玩具,於是向我展開盤問。
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被冤枉,急得哭了,原來被人冤枉的感覺,比跑步跌傷膝蓋還要痛。
當時我只有十一歲,不會辯護,只是重複地哭訴:「我沒有偷!」如果我的腦袋清醒一點,應該可以據理反問:「我可以賣給誰?當鋪或首飾店會接受小孩子的東西嗎?」
我走進廁所繼續哭,三姊忽然宣布:「找到了,原來在床腳。」
我止哭,以為會聽到大家的道歉,豈料其中一個姊姊說:「你沒有偷,大家卻懷疑是你偷,那麼你應檢討自己平日的行為。」
我竟傻傻地點頭。
很多年後,我向姊姊們重提此事,她們都說:「哪裏有這樣的事情?是你『老作』吧!」
再次被冤枉,但我沒有哭,只是笑。

15/10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牛的故事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作弊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