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線醫生和行政醫生

我在公營機構工作的十五年,一直是前線醫生,半秒也沒有想過轉到行政部門,儘管做行政的同事升職較快。
這樣的選擇,不是清高,也不是偉大,純屬個人興趣。我喜歡為病人診症,我喜歡跟病人交談,當然也喜歡看見病人痊癒時的笑臉。
有些前線醫生鄙視行政醫生,覺得他們是玩弄權術,壓迫前線。我沒有這樣的想法,我認為每人有每人的崗位,彼此合作。
不同單位欠缺互信,是大型機構的通病;若能加強溝通,該可改善關係。
我幻想,如果做行政的醫生,每兩年走到前線崗位服務一星期,對前線工作必有更深的體會;同樣,前線醫生輪流到總部上班,也是有益的。
行政醫生雖然位高權重,但也是被同行罵得最多的一群。一個前線醫生受了點氣,傳來一則故事。
三個醫生死後,走到天堂的大門,遇見聖伯多祿。
家庭醫生說:「我一生中,診治了六十萬人次,成功個案不少。」聖伯多祿讓他進入天堂。
老人科醫生說:「對每個病人,我都是用心看的;有些病人救不活,我便盡力令他們安詳而去。」聖伯多祿又讓他進入天堂。
行政醫生說:「我精明地運用資源,講求成本效益,最大政績是把病人的平均留醫日數,由五天降至三天,以最少的資源為最多的市民服務!」
「你也可以入天堂,」聖伯多祿道:「但只准住三天,然後直落地獄。」 

27/11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搗蛋記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哪一天我們會飛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