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一天我們會飛

星期六,和舊同學看本港電影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,十分出色,有人認為這是年輕人尋找夢想的故事,但我覺得,這是一個追求自由的故事;飛,象徵自由。
當晚跟身在愛爾蘭的老神父通電話。我告訴他,次天的校友足球聯賽,我將以正選上陣。
「是不是你的球技大有進步,所以隊長給你正選身份?」神父問。
「隊長說,很多同學都因事不能參加,只有十一人報名,所以我是正選。」我答道。
神父哈哈笑。
星期天,風和日麗。隊長問大家有何策略,我分析:「賽制是容許無限換人。對方比我們年輕,我方後備支援不足,所以我們表面上應採取『穩守突擊』。」
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」隊長問:「表面上是穩守突擊?實際上呢?」
「穩守不突擊。」我答道。
就這樣,我披着球衣,在場上跑來跑去。忽然,球來到我面前,我以腳推前一下,對方一個高大的球員勇猛地衝來剷球,他沒有犯規,先踢到球,然後他的小腿把我「剷到飛起」。
前一夜看了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,這個下午,我便真的飛了。
人在半空的感覺很奇特,沒有重量,是美好的。當然,着地的一刻,是另一番滋味。
晚上,致電神父作報告:「整場比賽,我們穩守,所以我方沒有把球踢進對方的龍門。策略是成功的。」
「成績如何?」神父問。
「我們力保不失……第四球。」我說。神父又是哈哈笑。

03/12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前線醫生和行政醫生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我的小學生活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