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學生活

小學三年級的TSA問題,鬧得熱烘烘。 TSA的中文名稱是「全港性系統評估」,單是聽見這個名詞,主觀感覺便很壞,「全港性系統評估」是甚麼中文?
上星期,一個患斑禿(俗稱鬼剃頭)的中年男人來求醫,此病可能跟精神壓力有關,我於是細問他的情況,他說:「壓力真的很大,因為兒子升上小一。」
「小一也有壓力?」我大感出奇。
他點點頭道:「孩子上完全日制的課,帶着六、七樣功課回來,晚飯前做一半,晚飯後做一半,之後再溫習默書,他很努力,但像個小苦瓜。我很心痛。」
據病人說,那是一所知名度較低的小學,校方怕被殺校,於是從小一開始催谷學生,希望以優秀的TSA成績來換取免死金牌。
記得我念小學時,上午上課,中午放學回家吃飯,下午做一小時左右的功課,便可以和鄰居的小孩子玩耍,直至黃昏。
別以為玩耍沒有益處。玩耍是群體生活,在那裏,我學會如何表達自己,學會怎樣跟不同性格的人和平共處,由於物資短缺,我們創作了許多遊戲,增強了想像力。
因為課餘時間充裕,姊姊每星期帶我去兩次圖書館,讓我自由地挑選書籍,我最喜歡動物做主角的童話故事。輕鬆的小學課程,令我愛上閱讀;我可以想像,如果學校從小一便操練我,我會因而討厭學習。
應否取消TSA,讓高官決定好了。我只是想,當很多小學生要苦着臉做很多很多功課時,教育制度便大有問題。學習,本是快樂的事情。

04/12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哪一天我們會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最大的懲罰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