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這裡,我心裡打了一個哆嗦。畢竟,傳真裡提到的誇誕事情,影射著我活生生的肉身有一日可能變成乾屍。

很快,M市醫院便到了。醫院的副院長來接我們,他是我的老朋友。我們換上手術服,病人被全身麻醉推進來了。我走前打開一看,吃了一驚──他是附近的J市市長!作為醫生,我們習慣不問太多病人的背景。我們開始手術。人的心臟,有一些特殊纖維普肯野心肌纖維組成。通過電流的變化,能微調人物的功能。我們的心情,也會變成電流,影響心臟。市長的心肌纖維出現了腐爛的現象,我們為他換了人工的電路網絡,大概能恢復八成功能。第一輪手術最重要,用了七個小時,我們中段小休一下。我問副院長,市長來這裡做手術的原因。

副院長面有難色,他壓低聲線對我說:聽說,感冒病毒在整個J市擴散得很嚴重。我失聲地說:連J市也受感冒病毒影響了?副院長聲線壓得更低了,我聽得不大清楚。這時,麻醉醫生來催我們進行第二輪手術,我們的談話也就中斷了。我們的工作是,確定第一輪鋪的電路能滲透每一個位置,然後進行微調。可以想像到,這是無了期的死功夫,像工兵一樣,愈細心,愈多功夫;但這樣第一輪手術的效果提高了。

手術非常成功,我的手藝是這地區首屈一指的。我拿出我慣用的萬寶龍149號墨水筆寫手術報告。寫完了,我翻到第一頁,瞥見市長入院的第一診斷;流行感冒。但和這次手術有甚麼關係,我無可能短時間在厚厚的紀錄中找出甚麼。

我看看放在檯面今天晚上的手術程序表,密麻麻的還有一大串,難怪麻醉醫生催促了。我留意到,全是同心臟有關的,都是放遵管入心包放膿。這是甚麼回事?檯燈射線範圍以外遠遠的幽暗處,有十幾個病歷堆放在那裡,像黑黑的小山丘。我心底裡升起一個越軌的慾望。結果我豁出去做了。我趁四邊無人迅速地打開每個病歷偷看,我幾乎驚叫起來──每個人的第一診斷;流行感冒!我拿著其中一本呆若木雞,直到有開門聲才驚醒匆匆放下──劉醫生進來了。
(傳真‧九之四)

 

By Dr. LinkGi

撰文:寧智 (執業西醫)

摘錄自:經濟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01/12/2005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  手 術

 

 

 

 

 

埃及連體女嬰

 

10個月大的「雙頭畸型」,在醫學術語中被稱為「寄生頭顱連胎」

 

「寄生頭顱」是在母腹中未發育成熟的另一位聯體雙胞胎姊妹的腦袋

 

手術後成功分割

 

手術後一把17厘米長的手術剪遺留在肚子裡

醫訊定格 Email Annie Here (>_<)

╭☆ ~0_0~ 歡迎光臨 Dr.Link's 醫訊定格 ~0_0~ ★╯